23 2月 2007

整個都給他黑掉了...



Orbis在「想不出有什麼可以停止」的部落格裡,發表了一篇名為《高鐵真好!》的文章,Orbis讚譽高鐵不但速度快、平穩,而且服務又好,比起不爭氣的台鐵而言,簡直就像天堂。

高鐵既然這麼地美好,又為何有這麼多人反對它呢? Orbis留下了這樣的一句話:

『平常跟人聊天,凡是討論到這些生活上的枝微末節,你大概就可以知道一個人的政治立場,對高鐵冷言酸語的,就是泛藍,難掩興奮之情期待坐上高鐵的,就是泛綠。』

我這才驚覺,原來對高鐵冷言酸語的人就是「泛藍」!?! 我立刻回想到我在「島與共和國」的一篇名為《一些比票賣不好更重要的高鐵問題》文章裡的留言,我從BOT原理、競標、國家機制與企業倫理的角度,對台灣高鐵BOT一案所引發的諸多問題,提出了我的質疑,James、mizu、許阿美等人也與我熱烈地激辯著,James卻嗅出了我的言論比他這個中間派人士更「右派」。

這下可好,我不但是個「泛藍」,還是個「右派」,「泛藍+右派」!?! 我在部落格界的名聲,整個都給他黑掉了...

8 則留言:

anarch 提到...

我一整個討論串看下來,倒是學了不少,當然疑惑未明的更多。
(之前BOT這種專業問題,我都只能擱在一旁)

我是不知道James那句話有沒有惡意,就文字表面看來,我是覺得刻意挖苦你啦,這就不要太在意了。
(何況在台灣要談左右的界線恐怕更複雜 XD)

現階段,我覺得Orbis以及更多藍綠宣傳隊那種「批藍即綠」「批綠即藍」更危險,對任何公共政策的討論更無助益。

不過,為什麼James會認為你在高鐵是否應該國建的立場是右派?我看來看去看不出來啊?我覺得你的回應並沒有碰觸「應不應該國建」啊?還是我遺漏了?

弱慢 提到...

一開始(我指十幾年前),我支持BOT建高鐵,不支持國建,因為我對國民黨極度的厭惡,尤其是黑金結構、綁標、圍標等事。

後來,我發現政府對台灣高鐵做出了不少讓步,而且很多讓步出乎我意料之外,也違背了BOT原理,我覺得政府沒有善盡替人民把關的職責,替人民向企業爭取到更多的利益。

所以,我漸漸抱持質疑台灣高鐵的態度,我覺得這應該既不藍、也不右呀。

anarch 提到...

所以我才看不懂

基本上,支持政府把關或介入,都不會是右派的選項啊~
(當然如果牽扯到自身利益或政黨鬥爭,右派是不管這些原則的,看現在泛藍這種右派在監督執政就知道了)

瓦礫 提到...

右派(指)...

很有意思的纏結。雖然我看到政治經濟評估的時候腦袋總是會蹦出過多詮釋,還是很努力看完james那裡的討論。

BOT能不能左?財團跟政府的關係,講到互利共生的部份,是要怎麼左的起來,這我不大了解。

批評上,英制BOT(可以左觀點批判理念,以及制度論批評執行)→台制BOT(可以左觀點批判BOT,以及在執行層面上批評制度與官僚行動缺陷,以及台灣政商結構影響)→高鐵BOT(可以左觀點批判BOT,執行上批評制度與行動,政商關係批判,地利層面批判,都市計畫批判,造鎮等經濟交換批判,階級買辦批判...)整個亂七八糟。任選一項,成就批判事業,都有益(相對地,在不同邏輯交換之間找到建設性或肯認性意見立基點,也都可行),不過實在蠻無聊的。(進入犬儒模式)

弱慢 提到...

把它當成是頭腦體操,不就得了...XD

Solange 提到...

能夠在"學理"上思考事情,那我們應該貼個"什麼"標籤呢?

致與敬意,為弱慢君之"小河淌水"似輕清有趣的論述,在佈鑼格界升級。

附帶參詳訊息:
* 法蘭高速列車「TGV(train à grande vitesse)」
* 歐洲之星 (Eurostar) 與海峽隧道連接鐵路(Channel Tunnel Rail Link)

弱慢 提到...

solang,哇,真是謝謝你的讚美,最近忙於樂生與論文的事,焦頭爛額,看到你的留言,又覺得自己有了一些動能,能夠再做出一些貢獻。

縱恆 提到...

倫檢對談。